Mysirts

大概只是为了视奸太太而存在的

三刷归来后从细节处理解《大鱼海棠》剧情

说一说个人对大鱼海棠剧情的理解。

【半被迫的】(☜☜☜当初死命安利别人去看,然后不断有没看过的人让我陪她去看,“不是你推荐我看的吗?”…哦,好咯)三刷归来,第一次看的时候有点失望,第二次看的时候觉得更好看了,第三次看的时候居然差点哭出来。
可能和跟我第三刷的那个妹子有关,她在旁边哭得稀里哗啦的,整个电影院都听见她吸鼻子的声音,出来之后拉着我的手哭了半天,说,
“…好烦啊,我最受不了湫这样的人了。”
我的反应是楞了一下,然后回答,
“是啊,湫…”
湫是个怎样的人呢?看了三遍,每多看一次,我就觉得他的付出更多一些。
之前一刷的时候蛮认真的写了个影评,现在看来,里面的一些话语着实有些幼稚。当时看的时候有很多想不清楚的地方,我那时是这么写的:

“至于为什么灵婆听了椿吹几次笛就愿意拿灵魂给她,灵魂为什么会带来灾难,鼠婆回人间铺垫了这么久却对后来的剧情完全没有影响,洪水怎么来的怎么停的没有人类的信物如何通天海棠树为什么可以堵天的一类讲不清楚的地方,感觉有种急着把话说完的仓促。”

现在这些问题,结合网上看到的一些讨论,和自己三刷的理解,慢慢的想清楚了,想大概理顺一下。

****湫是天神论

其实我觉得湫是天神这个设定应该是很明显了才对,可是和我三刷的那个妹子停止哭泣之后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

“湫是干什么的?”

我,

“你觉得?”

她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 说,

“他…是掌管水的?啊,难道他是那条龙??”

我:

“……”(龙?你认真的??)

其实确实有在微博上看到有一个说法是,湫的确是掌管水的,只是他自己称自己为“天神”,而椿等人对自己的身份理解不同,所以不称自己为“天神”。

但是就我而言,我还是倾向于湫是“天神”这个说法。且不说湫自己本身的那句“你接受的是一个天神的爱!”所明确抛出的事实,其他很多地方都可以说明湫身份的特殊之处。比如椿爷爷不惜以牺牲自己为代价也要救活湫;还有养鱼的事情,应该来讲椿与湫是同犯,众人却只指责椿;湫为什么知道鱼在哪里,湫为什么能够在与椿同时行动的情况下发觉鲲被胤所发现;鼠婆明明未见其人,却闻出了湫的味道(爱的味道什么的,我并不相信…😓😓);还有湫上船时,三手对他脱帽致敬;以及湫呼唤三手,并不用核桃,往天一吼就把它召唤过来了等等。

然后我很在意的一个点是,后面湫呼唤三手那里,可以知道湫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如何过去如升楼,并且三手过来接他的时候,湫对它表现的极为亲密。而在开头尾随椿时,却并没有选择过去。当然啦, 摆渡人只有三手一个,并且湫也不能惊动椿,只是湫在那个地方脱下帽子露出惆怅的表情那里,让我觉得非常在意。难道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椿要去干什么了?从后面的剧情来看 ,他是不知道的,唯一的猜想是,他曾经去过如升楼。至于干了什么,那就扯远了,毕竟这只是我的脑洞而已。

既然湫是天神,那么湫“天神”的身份,和椿等人,是一样的吗?我认为是不一样的,从湫那句“我背叛所有神灵”来看,湫把自己和其他人分割开,自己是“天神”,而椿等所谓“其他人”即是“神灵”。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当湫开门时,凤大喊了一句,“湫!以你现在的法力还不能开天!”也就是说,湫是可以开天的,而且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而从湫问的那句:“你相信有天神吗?”椿回答说“不相信”,“没人见过”,中可以得知,在椿等人的世界中,“天神”实际上是接近于设定中所说的“神”的存在,而湫能开天这个事实是大家所知道的,但是湫是天神这个事实却不是众所周知的。也就是说,湫作为天神的力量,远远没有开天这么简单,开天,应该来讲是他作为这里的“其他人”所拥有的能力。而湫作为天神,真正的力量是什么呢?我们尚不能知道,如果这个结论不成立的话,反过来想,为什么大家都知道湫是天神,而椿不知道呢?或者,如果只有后土,凤,椿爷爷这样的老资格的人才知道,那为什么不能让大家知道呢?

《大鱼海棠》以《逍遥游》为基底 ,庄子是道家学士,而道家延伸出的道教则信奉“举头三尺有神明。”我想,这里的“神明”和湫所说的“神灵”,内涵大约是差不多的。“举头三尺有神明”,说的是世间万物一花一草,都有神明的存在,强调要顺应自然。而椿他们这样的“神灵”分别掌管世间万物的运行规律,细到连花种都进行区分,可以说恰恰验证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椿等人的力量,一直强调是“规律”,规律是不能改变的,这又和道家思想的“天行有道”不谋而合。椿他们,代表的应该是自然。而湫呢,湫的力量,可以擅自开天门,发大水,打破了以往的常规,可以说,是破坏了“规律”的存在,不是真正的“自然”。所以,湫这样的“天神”,与遵从“自然”的椿这样的“神灵”相比,应该更高一层,是更加接近于“神”的存在,湫不需要遵循“规律”。并且从椿子时到如升楼的那一段可以看出,湫同样可以使植物发芽,结果,他的力量是凌驾在掌管特定事物的“神灵”之上的。

而且,在湫问起,“你相信这世上有天神吗?”时,椿回答“如果有的话,他一定会惩罚我。”湫对这样的回答一脸震惊,因为事实就是,他并没有惩罚她,不仅如此,他还深爱着她,保护着她。于是他连忙追问,

“为什么?”

而得到的答案更令他大吃一惊。【港真,每次电影放到那里,我都觉得湫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你!说!什!么!!?的感觉…】

总之,湫是天神这个结论是比较明显的 ,这里讲到这些,是为了下面的理解作解释。

***椿与灵婆的契约

椿当时与灵婆作契约时,是说,拿一半的寿命与灵婆交换,换回鲲的灵魂,结束。

但是后来我们从灵婆与湫的对话中可以得知,椿的契约,远远没有这么简单,这么便宜。灵婆为什么要对椿有所隐瞒?这个放到后面讲。

椿与灵婆的契约是,椿交给灵婆一半的寿命,灵婆唤活大鱼,大鱼走了,椿就会死,大鱼如果死了,椿也会死。所以在椿活着的情况下延续她的寿命是办不到的,只有在她死过一次之后,才可以让她复活 。

在后面的剧情中,我们可以看到,椿化为海棠死去后,鲲依然存在,那么可以推测,上面的结论,反之是不成立的。椿的寿命,一半用来与大鱼相连,而另一半,留在自己体内。当椿化为海棠时,死去的是剩下的一半寿命,而另一部分给了大鱼,所以她会死去;而当大鱼死去时,死去的是与她相连的那部分寿命,同样会感应到椿的身上,导致椿死去。这就是为什么湫要用全部寿命来换椿所谓的“一半寿命”的原因,用灵婆的说法,椿无论如何都会死去,那么因为椿已经拿出了一半的寿命,再死去,那就是所有的寿命了,所以,再换,就要用所有的寿命来换。所以椿化为海棠死后,和灵婆的契约是已经结束了的,和大鱼相连的寿命也分割开了,这时大鱼再死,已经和她无关了。因为这一次的寿命已经归零了,到椿再次复活时,那已经是另外的寿命了。。

所以我一开始没有搞懂为什么鲲后来要咬着海棠枝找灵婆,现在我推测,鲲应该是由相连的生命感受到了椿的死亡,于是放弃飞过海天之门,想要以自己的寿命换回椿的寿命。可以说,这个时候鲲已经长成一条大鱼了,也就是说,他的灵魂已经成长完全了,只要越过海天之门,他又是那个鲲汉三【喂】。所以,他的灵魂,和椿的灵魂,是可以相抵的了,而且这个时候他死,和椿也没有关系了。它咬着海棠花去找灵婆,就是告诉灵婆,我要复活她。鲲对于灵婆的认知,仅仅是一开始椿与灵婆作交易时有见面 ,那时他还不过是只幼鱼,应该还蛮懵懂,到后来对灵婆的认知,就应该是从椿与湫的对话里了。而从椿湫的对话中能够得知的消息,当然是灵婆是灵魂交易人,椿是通过她复活自己的,所以鲲要复活椿,只能去找灵婆,而反过来讲,他去找灵婆,由于认知程度有限,除了复活椿 ,应该不会有什么其他的理由。而且是他自己当时放弃飞过海天之门的,现在去找灵婆,当然也不会是求她想办法再变回人类。

***关于灵婆与鼠婆

“至于为什么灵婆听了椿吹几次笛就愿意拿灵魂给她,灵魂为什么会带来灾难,鼠婆回人间铺垫了这么久却对后来的剧情完全没有影响,洪水怎么来的怎么停的没有人类的信物如何通天海棠树为什么可以堵天的一类讲不清楚的地方,感觉有种急着把话说完的仓促。”

嗯,过去的我的这些问题,一次性在这里解答。首先是没有人间的信物如何通天的问题,这里复制一段导演原话:

————————分割线哦哦哦———————————————

        梁旋:电影结尾部分,没有人类信物的椿是怎么进入海天之门的呢?其实她有一个信物,湫送给她的信物。这是画面背后的故事,我们没有讲出来。这个就是中国很多创作故事跟西方故事特别之处,你需要自己去发掘和理解。我们有人间信物这个概念,但是我们不会像西方电影一样跟你说这个白色的石头就是人间的信物或者通过一些对话讲出来,你自己去理解,你通过画面的意向去理解。

  张春:我觉得倒不只是西方电影。应该是西方好莱坞式爆米花电影。导演跟你说什么你就跟着走就行了,到最后看完、故事讲完,导演告诉你是好人是坏人。

  梁旋:因为本身那块石头是湫在之前要去人间的时候就留下来的东西,关于那块石头是有背后的故事,我们没有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因为我们想让给观众一些留白。

  如果看了很多遍电影,你会知道说其实那一阵风吹过,就像当年湫来的时候。

  张春:因为湫跟她说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伴你。

  梁旋:有的观众会GET到这个点,但可能有的观众没有。如果看到的观众会被震到的,当他看到这样一个女孩子,一个面对鲲伸出手的时候,他胸前一阵风吹过他的头发被吹拂,胸前的信物会发光,观众会知道是湫回来了。

——————————分割线啊啊啊—————————————

说句实话,这个点是很难想到的,因为电影并没有交代湫这个信物是从哪里来的,而且那个信物这么奇异,我还以为是他家祖传的呢…但是仔细推测,也是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椿没有信物却穿过了海天之门☞☞☞回到人类世界全裸的椿身上唯一的东西就是耳环,湫的信物☞☞☞耳环很明显是椿在这边世界拥有椿很久的东西,而湫的信物来路不明☞☞☞推测,湫的信物是从人间来的。

不过一般想到这里都会觉得自己脑洞太大就是了…一开始没看到这个解释的时候,我的理解是,因为椿自身变成了人类,所以不用信物就可以过去,要用人间信物穿过海天之门的人只有这边的人而已…好咯。

接下来讲回鼠灵二婆,很多看法都表示鼠婆和灵婆携手策划了这一切,这一观点我一开始觉得很扯,后来刷了三遍,看到一些细节,就会知道确实这一切是有预谋的。

从哪里体现出呢?

第一点就是灵婆对椿交换大鱼的交易实质有所隐瞒,因为她无论如何都要使椿完成这个交易,她怕椿会有所动摇,所以隐瞒了她会死的事实;然后是鼠婆在拿到鲲的笛子之后马上就说,“这下我就可以回到人间了”,这个时候湫与灵婆还没有定下契约,鼠婆也没有解开不能触碰阳光的诅咒,但她这时就这样下定了结论,就是因为她们已经筹划好了一切;再反过来看下雪时期的那一件事,鼠婆告诉湫让他把鲲藏在冰河里,之后又指挥老鼠夺走了椿的笛子,可以说也已经能够看出鼠婆有在策划,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带有目的性,每一件事都是串起来的,为下一个目的做准备。包括后来后土去找鼠婆,应该也是鼠婆自己派老鼠去通知他的;在大水来袭的时候,灵婆说了这样一句话“下边儿脏东西多了 ,是该洗洗了”,我的理解是,鼠婆因为不能触碰阳光长期住在地下,“下边儿”指的应该就是鼠婆,而“洗洗”当然就是大水把鼠婆送出椿等人的世界;还有鼠婆唱的那首歌,“大鱼来了搬家家,家家搬到山上去,那里才是我的家”。这里的信息点很多,首先就是“大鱼来了”就可以“搬家家”,就是说大鱼一来,就意味着鼠婆可以回到人间,这也表明这一开始就是有预谋的。“那里才是我的家”,结合鼠婆会说英语 ,跳探戈,有留声机等人间特色鲜明的东西,以及“人间是个好地方”这句话,可以推测鼠婆原本就是人类,或者是和人间有数不清的瓜葛的人。

灵婆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词,就是椿去找她的时候,她说的那一段“你发现你欠下的怎么还也还不清”。所以很多人说灵婆所亏欠的人,就是鼠婆。关于这点,我持保留态度,因为官方有说,灵婆给湫的牌是1634,即一路三思,也就是说,灵婆的行动并非像鼠婆一样,是完全针对他三人,绝对的坏人 。而且灵婆养猫,鼠婆养鼠,好人的灵魂坏人的灵魂,猫鼠善恶本身就是对立的。但是灵婆的目的是把鼠婆送出去,我觉得这是对的。
灵婆为什么听见椿吹笛子,就把核桃给她?因为她听出了这是人类的笛子,进一步诱导椿去用生命交换大鱼。椿与灵婆定下契约后,可以说是必死无疑,那么这个时候,作为天神的湫就会来向灵婆求助,这时候灵婆再告诉他引发大水,开启海天之门,这就完成了送鼠婆出去的任务。而引发大水后,椿一定会牺牲自己想办法让大水停止,这就达成了椿死亡湫来续命的条件,因为在之前的情况下,灵婆已经告诉他“不过给了也没用”,唯一的办法是舍弃掉椿的法力,送她到人间。我想,灵婆告诉他的“答案就在你手里”的答案,就是开启海天之门,送鲲出去,造成椿死亡,再用核桃内的金丹【】以及自己的性命,复活椿,使椿变成人类,通过海天之门,前往人类世界生活。所以,“答案就在你手里”应该有两个含义,一是指湫的天神之力,二是核桃和核桃内的金丹。当鲲从北冥天池离开的时候,湫并没有用龙王面具,而是仅仅用核桃就开了海天之门。这或许又是湫天神之力的体现,但从这里我们又可以看出,那个核桃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用来见灵婆的信物,它一开始就在为湫献身作准备了。

所以洪水是怎么来的呢,是湫引来的。当灵婆对湫耳语时,湫露出了大吃一惊的表情,而湫在之前就已经在灵婆说要用全部寿命来救椿时,就已经用“我愿意”来表达已经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了,在这时再大吃一惊 肯定不是因为要牺牲自我,而是引发大水,擅自开海天之门,“背叛所有的神灵”。而湫在山坡上灵魂呐喊完后,海水立刻就涌了进来,然后紧接着忘记是谁就说了一句“海水倒灌!不好啦,是天神发怒了!”这就意味着是天神——湫引来了海水。而他前面说的“他背叛所有神灵,为你忍受一切痛苦,带给你欢乐”,说的就是他要引大水,开海天之门,让椿去人间世界和鲲生活,得到欢乐 。

而洪水是怎么停的呢?在椿化为海棠的那一段里,我们很容易留意到的是海棠树堵天,而忽视了这件事造成椿死去的事实 。所以洪水是怎么停的呢,就是因为椿死了,这已经达成了湫再次复活她的条件,所以洪水停了——天神不再发怒。

而灵魂带来的灾难并不是灵魂带来的,是天神的心境变化造成的。

再反过来说说灵婆,灵婆在这场闹剧中得到了什么呢,就是她讲的“清洗”,和湫这个接班人。前面讲到了,灵魂所引发的灾难,并不是灵魂带来的,而是天神带来的,根据凤等人的言行来看,禁止养鱼是由于有过逆天而行引发灾难的先例。那么之前养鱼的人是谁呢?而那时发怒的天神又是谁呢?湫变成了灵婆的接班人,那灵婆或许就是上一个湫,是上一个天神,而她所说的还不清的债,是不是就是当她发怒的时候所欠下的债呢?而鼠婆之所以受到惩罚,是不是就是因为当年是她养的鱼呢?但是如果她是人间来的,可不可以猜想她是当年没有飞出海天之门而滞留在这里受到惩罚的“怪物”呢?

我真是脑洞无限大唉…

但是我其实觉得灵婆是天神的可能性不大,那么谁是天神呢?这个还是放到后面讲。

***依然遗留的一些疑问

1.湫成为灵婆的接班人后,灵婆去了哪里?

2.灵婆说的“这次灾难让水陆相连,往这边走是北冥天池,在那里,你可以送它最后一程。”在这里椿并没有打算让湫跟着去,而灵婆却说“可以送它最后一程”。这里到底是因为灵婆知道湫要送椿去人类世界,还是北冥天池成了人类世界【陆】和海底世界【水】的新通道呢?水陆相连到底指的是什么?

3.湫的信物到底是什么?

我们从导演的话里可以得知,湫的信物是从人间来的。但是一开始它只是一块无暇的白石,当湫性命危机解除后,它又化成了别的样子。从椿的反应来看,这个东西,即使是在他们的世界,也是很神奇的,这肯定不是一件凡物。而湫一苏醒,它就变样,是不是和他的性命连在一起我不敢断定,但可以说肯定和湫是息息相关的。而湫在那时,几乎是性命不保,也就是临死前的感觉交给椿,对于湫来说,它一定也很重要。而在“湫兮如风”的封面中, 也是湫在亲吻着这个信物,可以说,这件信物就是湫的象征。这件信物很神奇,我觉得它应该不是一开始就是人间的东西,而这件信物象征着湫,也就是天神,结合导演说的“这个信物背后是有故事的”,是不是给湫这个信物的人本来并不是人间的人呢?那么他是不是因为上一次“养鱼事件”而来到人间的呢?而他拥有如此神奇的信物,又把它交给作为天神的湫,他,是不是就是上一代的天神呢?

只有编剧知道的世界😃😃😃…

…而且,我想说,当椿最后向鲲伸出手时,鲲先是疑惑,后来舒展开了眉目,很明显是认出了什么,而画面转到椿胸前的那个信物发着光,说不定…他认出的不是椿,而是那个信物呢…?

湫的信物设计一直是闭着眼,说不定睁眼的时候,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

————————这里是结尾的分割线———————————

        “张春 : 因为现代的人大多数觉得我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就是因为有企图,有所谓的爱情。其实湫对椿的好是一种很纯粹的。包括椿最后把鲲送回家,就是因为她之前救了他一命,他要把她救活。

  梁旋:他们是非常纯粹的感情,那些感情你要理解成三角恋,那只是因为你已经不再单纯了。”

 我觉得看完《大鱼海棠》,应该很多人心里都会有很多疑问,但是最后到和和当时的我一样,归结为“故事讲不清楚”,“剧本写的太仓促”,然后就觉得这讲的是个狭隘的三角恋剧情。其实我自己本人就像张春讲的一样,觉得椿对鲲的好是有所企图——是因为怀有爱情才这么做的。我自己没有办法相信那么纯粹的感情,觉得仅凭“还他一命”是做不到这个地步的,所以按“爱情”来理解了,而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的。我想说的是,用“三角恋”来形容鲲椿湫,是把导演想表达的纯粹的感情糟蹋了。甚至有人加上玛丽苏三个字,那就更无法理解了。中国人讲故事比较委婉,很多因果需要我们自己去找,这也是导演自己说的,有些点是需要我们自己去get的。

总之又一不小心爆字数了,还有我觉得导演埋了很多第二部的伏笔,鼠婆回到人间啊,湫的信物啊,不过鲲,椿 ,鼠婆都在人间,说不定下一部的舞台就在人间呢。

最后,以上仅是个人脑洞观点,欢迎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

   “张春:我们原本还有另外一个彩蛋,后来因为片长的原因卡掉了,但其实大家都很喜欢那个彩蛋。  

     梁旋:就是有一天椿会变成一条鱼再跟湫重聚,因为他已经成了接班人,他也许在那里会待8000年,8000年这是古人的话:有一棵大树它8000年是春天,8000年是秋天,生命是一件很长的事情,你不要着急。”

这个彩蛋…我好想看哦。

        

非常认真写的《大鱼海棠》的repo

首先,看完电影后满脑子都是湫的灵魂呐喊:“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让我静静。

真的很洗脑啊…

嗯,客观来讲,大鱼海棠的里程碑之处在于画面和配乐。大鱼海棠的画面真的非常良心,良心到我的所有泪点都给了画面,看到这么漂亮的画面真的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切实的体会到了动画师的认真和用心良苦,非常感动。不过也有不完善的地方,在后面海棠树又长出来堵天那里,制作的非常粗糙,本来这一幕应该是配合BGM一起放大招的地方,结果那个画面让人很出戏,和前面画面的精致度形成鲜明对比,不知道是不是经费烧完了,总之看到那里挺惊讶的…

关于配乐,配乐完全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恢宏有气势,也有中国风,和画面搭配的也很棒,如果出OST绝对会买来收藏。

然后是一些就我个人来讲不太满意的地方。个人觉得大鱼海棠没有讲好一个故事,人物塑造方面也不用心,反正我感觉是可能太过于追求画面了吧,在讲故事方面没有下功夫。不方便剧透就大概说说,整个故事其实蛮仓促,最后亚当夏娃式结尾也让人觉得挺摸不着头脑,并没有交代鲲是否回到了妹妹的身旁,而是强调鲲和椿的再次相遇,有种背离初心的感觉。总之看之前不知道感情戏这么重,椿和鲲的相遇又匆匆带过,两个人之间那种深刻的羁绊让人不是很能理解。

还有一个我非常想吐!槽!的地!方!第一个泪点大概就是湫被双头蛇咬然后爷爷救他那里,这个剧情应该来讲渲染的还是不错的,反正阿斤的泪点就是在那里。但是从我看来,这段剧情简单概括来讲就是“啊玩脱啦被蛇咬啦爷爷救我死掉啦”。

…首先湫被双头蛇咬的起因就是他因为觉得很有趣,然后就把装蛇的木盖打开了。…excuse me???当然,剧里他是不知道那里头装着有蛇的,只是当他说“椿,你看,好有趣!”时,他的动作是往地上跺了两脚,然后画面震动,我看了半天硬是没看出他说的“很有趣!”关木箱什么事,因为镜头给木箱时,木箱非常的正常,所以唯一的不一样是湫往地上剁了两脚然后地面震动…敢真,我真的没看出来他说的“有趣”关木箱什么事,于是问了旁边的阿斤,阿斤也表示无解。噢, 所以,湫,你为什么要打开木箱???麻烦有解的小伙伴告知一下…

至于为什么灵婆听了椿吹几次笛就愿意拿灵魂给她,灵魂为什么会带来灾难,鼠婆回人间铺垫了这么久却对后来的剧情完全没有影响,洪水怎么来的怎么停的没有人类的信物如何通天海棠树为什么可以堵天的一类讲不清楚的地方,感觉有种急着把话说完的仓促。最后莫名加重的湫对椿的感情戏也觉得挺突兀的,也不是说前面没有渲染,但是可能这里太用力了让人有种很尴尬的感觉。

然后人物塑造方面,虽然大家都在吐槽椿的白莲花,一意孤行任性又自私导致家园海水倒灌进一步导致土地盐碱化【不】还蒙蔽双眼对湫的苦逼付出视而不见啥的…不过我觉得椿这个形象至少让人印象蛮深刻,要说性格的话是有性格的,鲲的话才是完全就像一个影子,连个性在哪里都说不上来。我真的觉得前面鲲和椿的相遇刻画的太少是个很不好的地方,让人对两人的感情如何从救命之恩升华到爱情的都摸不着头脑,而且一见钟情的感觉也没有,搞到后来两人亚当夏娃式重逢时我整个人都excuse me???不过从片的名字上来看,“大鱼海棠”,也就是这么回事儿嘛…【不好意思,站错cp】关于椿,我觉得她不算白莲花阿,白莲花的话才不会给湫连发两张“哥哥卡”“好人卡”呢,这非常有个性好吗!!!不过她弄的家园海水倒灌青梅竹马自燃成叶子都能淡定的和鲲一起生活,这个人,很坚强…总之对于我而言,椿这个角色不算讨厌,但是也不太讨喜,不过这个角色的所作所为很符合她的性格,我至少能理解她在想什么,这已经在它故事讲不好的基础上是不错的了。

然后是湫,之前我说过整部戏里最喜欢的角色是湫,那时候的原因是从预告来看他很苦逼,而且他人设挺好看的。但是,看完整部戏之后,不得不说有点失望,当然,相比起其他角色来,还是对他最有好感,不过是好感值稍稍降低了一点而已。首先,作为全戏的泪点担当,【现在大概还有人气担当】第一个泪点在前面已经吐槽过了,然后是全剧重心的湫为椿献出生命那里。前面的剧情有淡淡的渲染湫对椿的痴情,这是可以的,但是后来湫对椿的情感爆发狂爆上世纪偶像剧台词就让人很不适应了。且不说声优力度不够,而且湫夹杂在里面的浓厚情感,本身是很难表现的。最开始的那句“我最害怕的事,就是让你受苦。”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已经不好了,这种浓浓的偶像剧标配温柔专情炮灰男二感,我是根本没想到会在大鱼海棠里如此清晰的感受到。到后来的酒吧买醉情节【雾】,更让人觉得脱离了角色,“有没有可以忘记痛苦的药?”“我有一些想要忘记的回忆。”这里真的觉得是在强行煽情,说真的,故事讲到这里,观众真的对湫所谓的“想要忘记的回忆”和“痛苦”有所体会吗,我觉得当时我在看电影时,对湫的感情体会是有距离的,为什么想要忘却?为什么如此痛苦?然而导演并没有给观众思考和过渡的机会,这时就把湫的情感提高到了深沉的爱情。这里的台词真的很勉强,而且有些老套,后面紧跟的湫的灵魂呐喊“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个天神的爱!他背叛所有神灵去爱你!为你忍受一切痛苦!以此带给你欢乐!”其实这句台词写的是不错的,浓缩了湫对椿隐忍的情感的爆发,并且概括了湫为椿做的一切,还间接的告知了我们湫是天神的事实。但是,这些都没有铺垫,观众需要迅速接受这样的设定,而且要透过声优并不怎么好令人尴尬的台词演出,去感受湫的情感,这是很难的。至少我当时感受就一个词:尴尬。因为这里的情感表达用力过度了。包括后面的,“我知道你的所有模样。”“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在最后的那个晚上没有紧紧拥抱你。”“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永远陪伴在你的身旁。”【具体台词记不太清了,见谅…】这一类可以说苏到爆表的台词,当然会有人被感动到,只是导演选择把这些台词全部浓缩在结尾,一下子爆出来,即是把湫的情感收束在一起,太过于浓厚,让人喘不过气来,而且这些台词其实也可以说是非常老套,更加添重了不适应感。还是那四个字,用力过度,电影的末尾部分湫的情感分配的太多了,以至于湫的形象从一开始的默默付出的纯情调皮少年到满嘴苏话各种妙立死亡flag的痴情男人转变的太快,让人很不适应。总之到了后面湫一张口说话我就有种想要让他闭嘴的冲动,再搭配上椿那一副爱理不理只想把你当好哥哥的模样,简直就是在画面上呈现正楷书写的四个大字“强行撩妹”…还好,结尾还有个小彩蛋,湫被灵婆复活成为灵婆的接班人,也就是说,湫会永远的孤独下去,但是他终究有可能会再次与在人间死去的椿相遇,世事会不断轮回,也许哪天椿会忘了他,也许哪天又会爱上他。我觉得这样的结局无疑升华了湫的角色魅力,原本他只停留在为爱献身阶段一下子为他增添了终身孤独的苦寂,这样的设定当然会给人无限的想象,同时又再次升华了湫对椿的痴情——成全椿与鲲在人世间成双作伴的幸福生活,自己却最终孤寂一生,守着人间的漠漠魂灵。最后椿说的,“我们一定会认得对方。”也许不只是她与鲲,或许还有她与湫。守着灵魂的湫,一定会认出她的灵魂,然后两人再次相遇。

“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你相信奇迹吗?”

真心希望湫能有一个好结局。

然后再说回椿,因为看见网络上很多人说椿三观不正,这就又要说回《大鱼海棠》的主题,大胆的爱一次,大胆的追求一个梦。椿对鲲的感情,是爱,椿要救鲲回人间,是她的梦。首先椿和鲲的感情是很纯粹的,两个人大概是一见钟情,后来鲲因为救椿而死,更是直接加剧了椿对鲲的感情。椿的信念,从头到尾都只有“救回鲲”而已,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报答鲲的救命之恩,知恩图报,无论如何都要图报,单这一点,就不能说她三观不正了,她的坚持,她与大家的对抗,都是为了表现主题“大胆的爱一次”不是吗。当然这其中,椿并不是没有反思,她向爷爷求证过,甚至说,“我是不是太任性了”然而被她视为权威的爷爷却告诉她,不要管是对是错,坚持自己,这自然更加坚定了她大胆爱的决心。(…)椿为人诟病的一点是,村子被大水倒灌洪涝灾害还是为了报一己之恩而不管不顾。这当然有种“老子杀了全世界也要报恩”的感觉,但是,椿的表现真的是这样的吗?在赤松子告知她廷牧失踪椿明显的表现出动摇,甚至放弃了送于她而言最重要的鲲最后一程的机会也要回去帮忙,椿是流下了眼泪的。设身处地的想一下,椿的内心应当是很纠结的,湫擅自开了天门,信物又被鼠婆拿走,这些都不是她所要求的,有人评论说看《大鱼海棠》的痛苦只有谈过恋爱的人才知道,椿在爱与仁爱之间的纠结,可能真的谈过恋爱的人才能真的体会吧。

《大鱼海棠》这部动画,最让人失望的地方当然就是明明用了如讨喜的中国元素和宏达的世界观,完美的背景音乐和里程碑式的画面,却用来讲述一个狭隘的三角虐恋故事。【敢真,椿最不讨喜的地方是她对湫的态度好吗!好像真的觉得湫无所谓似的,或者说椿是隐藏的蹭的累?虐死湫宝宝了!】但是,《大鱼海棠》却愿意去讲一个故事,虽然它讲得不是太好,但是也已经代表国产动画能拿的出的最大限度诚意了。谈电影就是电影,我们在这里不说梁毕业清华做动画的诚心,就说《大鱼海棠》不打低龄牌,它讲的是关于爱的故事,它又运用了如此多的令我们感到亲切的中国元素,它敢这样做,是前无古人的。纯去幼化,它是第一部国产动画电影,甚至《大圣归来》剧情其实也蛮弱的,有低龄化的趋向。它让我们看到,这样的国产动画,是可以登上大屏幕的,我们的回馈 就应该是给它鼓励,让市场知道,动画并不真的只是给小孩才有市场,纯去幼化,也能很有一番作为。在今天这个时代,市场已经代替行政指令这只看不见的大手,起决定性作用。我们要想看到更多的好作品,就要让市场知道,这里是有消费者的。我们应该鼓励,而不是跟风黑。《大鱼海棠》是一部值得一看的动画电影。 满分五颗星的话,画面四颗星,配乐五颗星,剧情三颗星,总评四颗星,湫四点五颗星,祝松五颗星。【你】

以上全属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另,我觉得全剧最虐的,就是湫问椿,

“你相信这世上有天神吗?”

椿果断的回答不相信。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放弃对她的喜欢,但是湫…真的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哎,我果然还是喜欢深情的人啊。

时间不对的冬天

****标题是因为真的不可能是冬天

****阿佐同学真的好理想喔

****ooc有







“阿佐同学。”

放学后的走廊上人很多,大多是道别的声音,佐佐原停在走廊上系围巾,回头看,是水谷。佐佐原对她笑笑,走过去,

“在等吉田同学?”

已入了深冬,天气冷了,水谷开口讲话时呼出一团白气,

“是的,他有事和男鹿老师商量。”

“这样啊。”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梯,水谷手里拿着资料书看着,没有开口的打算,倒是不时有人与佐佐原打招呼。下柳从楼梯上冲下来,回头看了一眼佐佐原,

“阿佐和水谷吗?真是少见的组合。”

佐佐原笑起来,对已经跑到下一层楼的下柳喊道,

“你还是快点吧阿柳,小心迟到被前辈骂喔!”

过了一会儿,听见下面传来声音,

“我知道啦,真是——”

佐佐原用手扯了扯围巾,小声的笑了一下,

“…阿柳那家伙。”

水谷的视线从资料书上抬起来,转向佐佐原,

“阿佐同学今天不参加社团么?”

佐佐原看着前方,

“啊啊,今天濑田有事,让我请了假陪他。”

水谷又低头看资料书,没什么感情的回答

“是吗。”

“那就在这里等春吧。”

水谷停下脚步,合上资料书,对佐佐原说。

佐佐原靠在一楼大厅的墙上,看着在门口换鞋的学生,笑着点点头,

“我也在这里等濑田哦。”

“…”

水谷学着佐佐原靠在墙壁上,没有再拿出资料书,面无表情的看着来往的人群。冬天的气息钻进了毛孔,她紧了紧围巾,像是想起了什么事,突然又开口,

“说起来,阿佐同学。”

佐佐原转过头来看她,听见她继续说,

“夏目同学和我说,你可能是喜欢她的。”

佐佐原楞住了,他把手揣进裤袋里,又回过头去看前面,呼出一些白气,

“她是这么说的吗,水谷同学..又认为是怎样的呢?”

“这件事与我无关——虽然很想这么说,不过,”水谷耸耸肩,冷风从前面吹进来,把鼻子冻得发红,停了一会,她眨眨眼睛,“我觉得阿佐同学还不错。”

“是吗,”佐佐原笑了,“我想,我大概是喜欢她的吧。”

“这样哦。”水谷突然有点害羞,抬起手来擦擦冰凉的鼻子。

两人沉默了一会,佐佐原又开口。

“我说啊,”佐佐原别开水谷看向他的视线,脸往围巾里埋了埋,红着脸说道,“夏目同学,对我的事..怎么说的?”

水谷沉默的盯着他看了一会,脑海里莫名浮现出当时夏目对自己说喜欢阿三哥时的脸,她垂下头开口,声音里依然是没有起伏,

“那个以对谁都好为优点的阿佐,唯独对我微妙的严厉,无论何时。她是这么说的。”

“咦,是这种感觉吗。”阿佐垮下脸来,皱着眉头,“因为夏目总是单方面的把事情搞得乱七八糟啊,纠结于奇怪的自卑感什么的。”

很久以前我就觉得了,阿佐你总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和春。

因为自己有人气而轻视别人的行为,希望你别再做了。

受欢迎的阿佐同学。

阿佐说他比我们高一等哦。

根本应付不过来啊,佐佐原耸耸肩,脸上的表情很微妙。

“.……”

水谷看着佐佐原的侧脸,她叹了口气,水汽在空气中模糊了她的脸,

“阿佐也明白的吧,夏目她是个笨蛋啊。”

很怕寂寞、很怕落单、很怕受伤害、所以将自己圈子以外的人全打为畏惧陌生的一类,

却更让自己感到孤单疲累,虽然如此,对于身边重视的人却完全不吝于付出。

她就是这样一个令人费解的极端分子。

夏目朝子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佐佐原笑起来,冬天的冷气在空中持续不散,他的脸红扑扑的,天边的斜阳打了一片下来,照亮佐佐原的脸,

“我懂的啦。”

正因为了解了,所以才喜欢,不是吗?

“雫——!”

充满活力的声音从侧面传来,两人转头去看,吉田挥着手朝这边走来。水谷用手拨拨刘海,对佐佐原说,

“不好意思,看来我得先走了。”

佐佐原看出她有些兴奋的样子,对她点点头,

“再见。”

吉田这时走近了,拉过水谷的手,

“快走吧,雫。”说着,注意到佐佐原,两人相视一笑,“怎么,阿佐也在啊。”

“哎,濑田那家伙说有事让我等他,结果慢吞吞的不下来。”

吉田笑着拍拍他的肩,转身,

“辛苦你了,我们先撤咯。”

“啊啊。”

阿佐笑着挥手,看着他俩走开。水谷突然停下来,回过头,对佐佐原笑了笑,鞋柜的阴影遮了半边的太阳,晚霞照亮她一半的脸,她小声的说了句,

“加油吧,阿佐。”

佐佐原瞪大眼睛,像猫咪一样的瞳孔变得狭长,他也笑了笑,

“哦,多谢。”

这可是那个水谷雫耶。想到这里,佐佐原又笑了一下,冷风吹进他的鼻子里,他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那个以对谁都好为优点的阿佐,唯独对我微妙的严厉,无论何时。

又对她生气了吗,阿佐。经常看见你和她吵架呢,互相都不怎么理对方,总是。

“是这样的感觉吗..”佐佐原靠在墙上看水谷和吉田渐渐远去,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投得漫长,佐佐原歪歪头,“为什么是这样的感觉呢。”

从小到大都很顺利的度过,对于前方的事情都看的一清二楚,无论什么事都觉得“普通的来就不就好了吗”,唯独有时对夏目朝子的事情感到棘手不已。

那当然是会生气的嘛,佐佐原想,夏目她,自我意识过剩了吧..佐佐原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站直身。

阿佐对谁都温柔亲切,那样的话,在夏目听来会很奇怪吗。明明放学了之后会一起去吃最喜欢的限量蜜瓜包,也有几次在夜晚踩着单车送她回家,有时会两个人单独一起吃便当,水谷和吉田的事情,两个人再清楚不过了,放假了大家也会一起出去玩,所以,不过是牵了对方的手而已吧。

不过对方是夏目,所以大概不能这么说。但是这边被误会了,也很生气啊。

才不会是这么简单的理由啊。

阿佐也明白的吧,夏目是个笨蛋。

“明白是明白啦,”佐佐原喃喃自语,拉拢了围巾,“..还是,快点和好吧。”

寒冬的晚风吹起斜阳暖暖的光,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回家,佐佐原百般无赖的靠在墙上,等着濑口做完卫生快点下来。

“阿佐——!”

佐佐原回头,果然是濑田。濑田推了推眼镜,抱歉的拍拍佐佐原的肩,

“不好意思,等久了吧。”

佐佐原用手肘推了一下濑口,笑着说,

“你这小子,真敢说啊,社团的人都快散伙啦!”

濑田也笑了一下,

“抱歉抱歉,今天的卫生真的很棘手嘛。”

两个人出了校门,太阳的颜色渐渐暗了下来,寒冷的风还是不变,吹的两人的脸红扑扑的。佐佐原用手把围巾往上拉拉,尽力遮住脸,抱怨道,

“呜哇,好冷。”

濑田接了声“是啊”,没再说话。旁边有小孩子跑过,留下一串笑声,佐佐原转脸去看濑口,濑田注意到他的视线,低下头看他,

“你想说什么吗?”

“哎,没..”佐佐原把视线移开,又开口,“濑田你,有谈过恋爱吗?”

濑田脸红了,有点慌乱的回口,

“突然间说这个?阿佐有喜欢的人了吧。”

“没啦,只是说,濑田戴着眼镜,又是冷静的大哥哥角色,应该很受欢迎才对。”

“咦?和戴眼镜没有特别的关系吧?”

佐佐原抬头看他,濑田看了对方一会,说

“我没有谈过恋爱啦。”

“这样哦。”

“说起来,阿佐突然问起这个,果然是因为夏目同学吧。”

“咦,没有啦,不过啊,有个问题想问濑田。”

“啊啊。”

佐佐原顿了一会,迟疑着开口,

“在一个人面前表现的和平常不一样,那是怎么回事呢。”

“哎?那是喜欢吧。”

“呃,不一样是指不好的方面啦。”

“嗯..”佐佐原看着濑田停在那里想了一会,心跳的莫名的快,冷风呼啦啦的吹过,佐佐原的黑发和濑田浅色的头发都随风飘起,给阳光无声的涂上了颜色,濑田看着佐佐原笑了,一口白气跑到空气中,打散了清一色的暖黄,

“果然,还是因为对方是特别的吧,特别的一面,才会想要呈现给对方啊。”

佐佐原楞了楞,眨眨他猫一样的眼睛,笑了,

“说的也是。”

冷风不知疲倦的吹起又落下,捎带着夕阳的暖意,让人捉摸不透,单箭头的恋爱像寒冬里的晚风,明明知道它不知何时会降临,小心的戒备着,还是会打你个措不及防,伤脑筋的日子很多,像风里的寒冷,但是还是会有小小的一丝温暖,不论如何,都会吹的你满脸通红。

“..恋爱真是好难啊。”

“阿佐果然喜欢上夏目同学了吧。”

“哎,你好吵哦,今天也去棒球店?”

“去啊。”

“..等等,不要逃避话题啊。”

夏目在面对阿佐时会加倍任性,想说的话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来,因为对方是阿佐。

阿佐在面对夏目时会不时生气,担心夏目太过横冲直撞而自己受伤,因为对方是夏目。

大概是因为特别,才会加倍在意,才会无所顾忌,不仅仅是阿佐,夏目也是如此。

冷风的恋爱请快点结束吧,因为寒冬马上就要过去了,到那个时候,春天就会来了。

大概是如此吧。

“冬天太讨厌了,春天快点来吧。“

..哈啾!

夏目小姐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在今天的博客上这样更新道。



*****

ooc有。

之前把濑田打错成濑口,累死我了。

时间擅自设定在了冬天,写到一半才发现这是个bug..算啦。

自娱自乐。